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2020年光伏行業將出現五大“超限”模式
發布時間:2020-01-03      信息來源:索比光伏網      發布人:zhangzhi      點擊:

2019年,宏觀政策和行業政策突變的后遺癥加劇,中美博弈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財政部門主觀的不想為和客觀的不作為以及行業內部的產業變革都給行業帶來太多的壓力。受惠于國外市場的井噴,民營經濟占據主導的中國光伏企業艱難卻仍然渡過了史無前例的這一年。

  很多人認為,2019年最搶眼的關鍵字是一個“難”字,高壓政策影響并作用下的成本、資金都逼至了極限。反觀2020年呢?我們認為,2020年將是“超限之年”:不只超越極限,還會超越界限。

  即使草蛇灰線,仍然有跡可循,超限之戰,在2019年甚至更早就已經開始。

  超限戰這一概念在1999年被喬良將軍首次提出,并因為預言了美國“911”事件而備受各國關注。超限戰是指超越"界限(和限度)"的戰斗或戰爭。在這個萬物相依的世界上,界限只有相對意義。所謂超限,是指超越所有被稱之為或是可以理解為界限的東西。不論它屬于物質的、精神的或是技術的,因為對界限的超越就是對方法的超越。

  簡而言之,產品變成解決方案,企業競爭從技術、服務延展至資本交鋒,政府部門從盡職履職轉為為公眾服務,這些都是“超限”的一部分。

  確定會出現的五大“超限”模式

  分析認為,2020年誕生超限情形的會有如下幾個方面:

  01、產品超限

  陽光電源的全領域技術輸出,華為通過AI擴展光伏邊界,特變向電網方面靠攏,天合推行的優配方案,都是超越產品本身,從全局考慮的新生事物。多維度的競爭優勢會讓頭部企業強者恒強,穩固他們的統治地位。

  02、產業鏈超限

  以210mm大硅片為例,需要整個產業鏈的協同和恰到好處的時機。除了電池和組件產線,在被人忽略的地方,還有自動化安裝。這種對于產業鏈的爭奪與抉擇,仍然是貫穿未來兩三年的行業主題之一。

  03、競爭超限

  2020年光伏企業的競爭將從產品本身擴展并滲透至金融市場。光伏制造業對于金融的渴求為光伏行業十五年來最為迫切最為依賴。2019年大量嗅覺敏銳的企業趕上了上市的班車,他們無疑是幸運兒。但即便如此,上市之后,在各個財經平臺、各個投資機構之間話語權的爭奪才剛剛開始?!把┣蚪洕被蛘哒f“同花順經濟”在未來競爭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

  而另外一種超限競爭則早就開始了:如EPC、組件、逆變器企業去開發項目,賣給業主后自己來做服務或產品的部分,已成為業內常態。

  04、應用超限

  光伏與農業、漁業成為常態后,2020年多能源互補的能源基地和BIPV將有所突破。如果真的在未來能夠演化成之前我們設想的通過光伏治理沙漠和用發電玻璃建設一座新的“高迪的城”,那么光伏將更加與民眾的生活有效而無障礙融合起來。在這點上,我們看好中山瑞科,給行業帶來了“光伏美學”,同時也對一直走在行業前面、為行業開拓視野的黃河水電致以敬意。此外,中信博、隆基等企業推出的光伏替代彩鋼瓦的解決方案,我們也非常認可。

  05、市場超限

  平價之后的市場,光伏變成最經濟的能源形勢之一,從幾個主流國家到全球開花,企業的市場開拓策略也會發生變化。

  但實際上,至少目前光伏產業最為關心的是,行政是否能夠誕生真正去本位化的效能變革?

  在這里,我們不敢提出“行政超限”的概念,因為對于政府部門而言,沒有逼迫自己突破極限的動力,但在新的政治大勢面前適當地自我變革,我們認為是有必要的。

  三問資金主管部門

  有這樣一個行業,有這樣一群人。

  他們用十余年時間,在全球市場一騎絕塵,遙遙領先歐美日等發達國家。

  他們沒有千方百計、絞盡腦汁地把財產轉移到國外,享受在西方的榮華富貴,而是不折不扣地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心甘情愿地付之以畢生的心血和財富,心無旁騖地在中國創新創業。

  他們一次又一次刷新行業記錄,積極跟進中央并大力踐行光伏扶貧工作,改善生態環境,助力能源安全,振興地方經濟,將廢地荒山變為寶地,讓荒漠戈壁變成草原綠洲。

  但這樣一個行業,這一群人,如今卻鮮為人知地在生死線上拼命掙扎,甚至生死未卜。

  這個行業,就是光伏產業;這些人,就是光伏企業家。

  十余年來,他們依靠民族產業的自主創新,打敗西方長達半個世紀的技術和市場封鎖,助力全球80%的光伏市場實現了平價,但卻仍然無力對抗國內高額的“非技術成本”,至今沒能在中國實現平價上網,還被外界認為是在“騙補貼”。

  更讓匪夷所思的是,許多光伏項目建成三年,本該應得的補貼至今一文都沒拿到。

  滴水成河。如今,隨著政策信用的大打折扣,政府欠補的數額已堆積成2000多億元的“高山”?!皯規r峭壁”般的欠補之下,我們實在想不出這些長年飽受欠補煎熬的光伏企業和光伏企業家是以什么樣的心情跨過這道年關。

  如今,無論是業內還是業外,無論是行業還是政府,都深切地感受到中國光伏民企的四大痛點:欠補貼、高利息、低毛利、負擔重。這四座大山,勝過切膚之痛。

  在這兒我有三個問題想問資金主管部門:

  ●在早期可再生能源法中規定補貼來源為可再生能源附加和財政撥款,但后續資金主管部門出的法規中,只有附加而沒有財政撥款。也就是說,中央財政沒有給光伏撥過一分錢。

  但中央財政撥款并非沒有先例:在資金主管部門自己主導的金太陽項目中,中央財政撥款70億元發展光伏,而在這份四部委聯合發文的文件上,唯獨少了最應該在上面的發改委和能源局。那么請問為何自己主導的項目就可以動用中央財政,在能源局主導的項目中就一毛不拔?!

  ●有業內人士說資金主管部門發放補貼是“以收定支”。那么這個方式到底合不合理?筆者想反問下,資金主管部門到底對應對氣候挑戰做沒做過詳細的調查和判斷?是認為習近平主席在巴黎氣候協定上作出的中國承諾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如果對氣候變化所需要做的努力和付出判斷偏差極大,所謂的以收代支就是笑話。不容置疑,以收定支是基于對產業高度了解的前提下的決定。否則,不就成了咱們要買航母,等造完以后告訴廠家說兜里只準備了十塊錢,你們看著分,合適嗎?!

  所謂的以收定支,是從全國全盤考慮,而并非針對某一個行業如此執行。剛剛結束的資金主管部門會議上,雖然指出2020年要強化“以收定支”,但也同時指出要“精準補短板”。

  近3年來尤其是金融杠桿高壓下的2019年,被拖欠2000余億元補貼的光伏企業還不夠慘嗎?還有哪個行業比這個板更短?!

  以收定支這種模式并不意味著不解決問題,而是在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前提上進行精準有效的制定財政政策,這需要能夠精準預測至少兩到三年的光伏市場。但光伏這種起伏較大的行業顯然遠超政府部門的預測能力。同時資金主管部門也說由于經濟壓力增大,可再生能源附加進一步上調至合理水平近期不現實,那么這樣一頭堵死的以收定支的門禁政策則更加不可取。

  ●資金主管部門有錯嗎?沒什么錯不可能!但更讓人費解的是這幾年來沒為光伏產業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所有合規合理的背后,都隱藏著三個字:不作為。政府部門工作中,人的作用應體現在解決問題的意愿、不斷完善工作方式方法的推動力和解決問題的邏輯性方法論等方面。

  天下苦資金主管部門久矣。

  去年7月,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博士就指出:資金主管部門太不積極甚至耍流氓。

  “財政是國家治理體系的基礎和支柱,思考財政問題,一定要站在國家的高度而不能是部門的立場。中國的資金主管部門喜歡與美國財政部對比,強調自己的權力太小。實際上,美國財政部相當于我們的國務院,至少相當于我國發改委、財政部和商務部三者之和。中國的財政體制脫胎于計劃體制,財政政策制定實際是分散在多個部門,各部門往往從自身立場出發制定政策,公共財政的現代國家治理體制還沒有建立起來?!?/p>

  “更重要的是,本來天天喊什么穩健中性、去杠桿等口號,應該是國家財政幫助產業領頭逐漸降低負債;結果最明顯的是自己的杠桿一直在減,死守國庫,財政收入不減反增,稅收越減越高?!毙觳┦窟€指出,資金主管部門的減稅政策也落在國企,然后沉重的擔子轉嫁到了民企和小微企業頭上,苦不堪言而敢怒不敢言,泰山壓頂而力不從心。

  從中可以看出,即使在拉動經濟的方面,財政部門也沒有注資。過去十年來其實名為財政積極的政策,最后都成了從銀行手里要錢,而不是資產本身的經營性擴張,借新還舊,純粹變成了貨幣擴張。

  為了不增加財政壓力和負債,光伏企業就眼睜睜地看著這補貼赤字從300億滾雪球至超過2000億,多少光伏企業早已奄奄一息,又有多少在生死線苦命掙扎,不得不紛紛低價拋售被譽為“現金奶?!钡膬炠|電站,好端端的光伏企業就這樣一夜消失。

  你們于心何忍?

  根據《可再生能源法》總則第一條:“為了促進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增加能源供應,改善能源結構,保障能源安全,保護環境,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制定本法?!?/p>

  這說明發展可再生能源是基于國家可持續發展需要,改善人民生活水平而制定的法規。光伏行業本身并不虧欠任何人。

  第四條:國家鼓勵各種所有制經濟主體參與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依法保護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者的合法權益。

  請依法保護光伏企業的合法權益。

  行政界限與非技術成本仍難突破

  2020年有些超限戰爭是規律使然,有些則是不得不發。

  中國企業的負擔到底重不重?一直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光伏是最好地判定中國企業負擔的產品。因為光伏組件、逆變器和支架幾乎被中國壟斷,同時產品同質化嚴重,因此在全球市場差別都不大。

  所以這時全球各種商品中極少數全球售價理應相同的產品,但離譜的是,產地中國卻是最后幾個實現平價上網的國家之一。即使刨除高電價國家,中國仍然是光伏發電成本最高的國家之一。那么,零部件成本一致,人工更低,產業鏈更完整,但出來的電站為什么就沒辦法平價?或許政府部門不相信光伏企業的努力,才有了“5?31”,那么今年不足30GW大幅減少的裝機量說明了拼盡全力,中國的光伏企業仍然沒辦法讓大多數地區實現平價,而與此對應的確實進一步增幅的海外市場。

  2019年是特許權招標,能源局推行光伏政策的十年。這十年里,能源局無疑成果斐然。

  在我們看來,能源局有如下幾點功績:

  ●促進中國光伏產業快速發展,提供足夠的市場規模,是光伏第二次成本大幅下降的最大功臣。

  ●除“5?31”之外,這些年中國并未出現大的波動,是各個提前發展光伏的負責任大國中最穩定的市場。而“5?31”也是各部門博弈后的結果,這點純屬個人推斷。

  ●從早期的分布式光伏電價政策,到后面的競價機制,可以看到能源局對于可再生能源政策的理解力和掌控力越來越強,政策也更具市場化和誠意。

  但我們最希望能夠在職能邊界突破與行政創新的恰恰是能源局,因為在各個方面已經做得很不錯的能源局,已經到極限了。曾與人言,光伏行業遇到的問題絕大部分都不在光伏行業本身。但這些問題又超出能源局的權限范圍,又如何解決?!

  曾有人大代表提議成立能源部,但被否決,希望國家能夠早日出臺促使各政府部門之間協同的解決辦法,打破行政界限。

  匠人精神不夠用的時代,行業呼喚大師。

  新年心愿:中央“民企新28條”救補“定盤星”

  12月2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外發布?!兑庖姟啡目傆?8條、約5500字的民企新政聚焦為民企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意見提出優化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進一步放開民營企業市場準入,并提出一系列有針對性的舉措,為民營企業參與市場競爭松綁開路,為企業改革發展壯大拓展空間。

  其中兩條與目前的補貼拖欠情況直接相關:

  十一)建立清理和防止拖欠賬款長效機制。各級政府、大型國有企業要依法履行與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簽訂的協議和合同,不得違背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真實意愿或在約定的付款方式之外以承兌匯票等形式延長付款期限。加快及時支付款項有關立法,建立拖欠賬款問題約束懲戒機制,通過審計監察和信用體系建設,提高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的拖欠失信成本,對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款項的責任人嚴肅問責。

  二十五)建立政府誠信履約機制。各級政府要認真履行在招商引資、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等活動中與民營企業依法簽訂的各類合同。建立政府失信責任追溯和承擔機制,對民營企業因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或其他法定事由需要改變政府承諾和合同約定而受到的損失,要依法予以補償。

  希望中央能夠早日對欠補問題予以重視,搬走企業頭上的非技術成本等幾座大山,重樹政府誠信形象和為民企創建良好營商環境,免除他們后顧之憂。

【返回上一頁】
天涯明月刀升级赚钱